会员招募1000_80 (3)

赵蓬奇:关于社区队伍建设的一点思考

2014-02-26 13:06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在会上,赵会长对此次调研咨询发表了他的看法,通过背景、概念、关系、模式、重点、整合、培育等方面,对西城社工队伍建设以及厘清社区工作与社会工作的关系等提出了建议,现将现场即席发言整理如下,仅供参考。

近日,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赵蓬奇受邀出席了由西城区委社会工委主办,西城区社会工作者联合会承办的“西城区社区和社区工作者队伍建设系列研究项目专家咨询会”。在会上,赵会长对此次调研咨询发表了他的看法,通过背景、概念、关系、模式、重点、整合、培育等方面,对西城社工队伍建设以及厘清社区工作与社会工作的关系等提出了建议,现将现场即席发言整理如下,仅供参考。                                       

参加今天的调研咨询会很高兴,因为西城搞的这个调研很及时,也很必要。刚才听了社工委领导的汇报和专家的发言,很受启发。我想这个系列的调研要搞好,是不是要抓住这么几个关键词,你们看能不能表达我的意思,看看对调研活动和西城社会建设下一步的工作,包括社区工作者队伍建设能不能有所帮助。  

第一个词是背景。我觉得这个研究项目首先置于中央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社会治理的大背景下来看待,中央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社会治理创新和激发社会组织活力。现在大家对这个社会治理都非常的重视,社会治理与社会管理一字之差,本质区别,原来是强调从上至下,现在是强调上下左右的互动,原来一元,现在多元。在这个大背景下,我们同时将西城区本身的背景也进行梳理。所以,这个背景既包含中央的大背景,也要从西城社会建设面临的挑战出发,关注西城区的社会背景。西城的社会建设和社会工作走在全国的前列,这个不容置疑,所以有“全国看北京、北京看西城”的说法。我跟西城的同志交换意见的时候曾经说过,西城和宣武合并之后,新西城可以说是全国社会建设内容全面的一个缩影。我们国家贫富差距明显的问题、流动人口的管理问题、少数民族工作的问题等等在西城都能够看见,应该说西城既有自身特点,同时在全国也是具有代表性的。因此,我们这个系列研究项目,必须要放在全国和西城的背景下进行,把它做为一个首要的因素来考虑,这样才能“对症下药”,找出社区队伍建设的根本问题,这是非常关键的。  

第二个词是概念。刚才几位老师也谈到了,到底西城的社区工作者队伍是怎样的构成,哪些人是社区工作者。这里我们先不讨论哪些是社区中的社会工作者,社区社会工作者可以看做一个独立的概念,再讨论。关于社区工作者,据我了解一个社区至少有“几驾马车”:社区党组织、社区居委会、社区服务站,还有在社区服务的社工机构,再加上社区物业管理,还有就是有没有业主委员会?可能有些社区有,有的可能还没有,但是这个业主委员会不容忽视,今后很有可能发展成社区里面一股新的力量。一个社区这几股力量交织在一起,究竟哪些是社区工作者?即使是社区服务站,我认为这中间可能既有管理的,也有具体服务的,那这些直接开展具体服务工作的人员,算不算社区工作者?所以社区工作者的概念,要是通过西城的调研界定清楚了,说社区工作者就是指这些人,那我们的调研成果就很了不起。就如王思斌教授所说,这个调研是大是小,首先要把这些基本概念弄清楚。

第三个词是关系。我说的关系主要是提出社区工作和社会工作的关系是什么?哲学里面有这么一个词叫做“二律背反”,我觉得很有意思,这里借用一下。一方面说,社区工作应当是社会工作的一部分,专业的社会工作应该包含社区工作,这是宏观上的。可是在微观上,社会工作是社区工作的一个抓手,社区管着社会工作。这个关系怎么处理,我想西城可以在这个方面通过调研有所突破,把社区工作和社会工作的关系说清楚。即使只谈社区工作者队伍,在一个社区也存在着社区工作者和社会工作者队伍交叉的问题,怎么把交叉的问题说清楚这又是一个突破。希望调研项目能理清关系。

第四个词是模式。我是想说这里既包含社区管理的制度,也包括社区运行的机制。社区建设究竟是个什么模式?比如说我们社区党委,社区现在强调是社区自治,在这个问题上社区党委发挥什么作用?是发挥党的执政领导作用,还是发挥政治引导作用,这也是我们社区管理体制的一个关键问题。居委会发挥什么作用,你是发挥自治的作用,还是发挥管理的作用?社区服务站是不是社会工作的一个载体?我原来的理解是的,现在来看,好像也不完全是,在实际当中,可能有点走样。我觉得在改革问题上中央的观点对摸着石头过河不否定,但是又不能总摸石头过河,现在要加强顶层设计。就社会工作讲,现在有深圳模式、北京模式,反正模式很多,现在到了总结经验,需要一个基本模式的时候了。中国这么大,不能总是一个地区一个模式,尽管我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区域复杂等特点,但是基本的模式还是需要的。西城在全国很有典型意义,是一个很有特色的地区,所以在调研中搞清楚社区工作和社会工作的管理机制和体制是非常值得研究的,这也是社区队伍建设的基础。  

第五个词是重点。这次调研的重点放在哪里?社区工作者不能等同于社会工作者,之间又密切联系。从社工协会的角度,我们比较关注的是社区工作者的专业化怎样通过社会工作的专业化体现出来,或者说社区工作者要社会工作“专业化”。社区工作者有各自的工作和业务,不可能全部是专业社会工作者,但要掌握基本的社工知识和技能。社区工作者的专业化和社会工作者的专业化,这两个专业化能不能找出他们的不同点,又存在的相互关联点。社会工作的专业化怎样介入到社区工作的里面,提升社区工作者的队伍素质,二者并不矛盾。我始终感到,社会工作的领域虽然很宽,但是社会工作的主战场应当在社区。因为社会工作涉及的问题很大程度上都在社区里面反映出来,所以探讨一下社会工作的重点在社区很有意义,专业社工在社区工作者队伍中的作用和地位怎么看,这个问题通过调研应当更清晰更明确。

第六个词是整合。主要是指资源整合。在一个社区,条件好的社区也好,条件差的社区也好,都会有一个资源利用的问题,有政府资源、社区单位资源、社会力量的资源,怎样通过整合,使资源利用最大化,来为社区工作队伍建设与发展提供最大化支持,这个问题值得研究。       

最后一个词是培育。培育主要是指培育社区社会组织。社区社会组织培育重点放在哪里?我觉得重点应放在为老百姓提供服务的社会组织上、多角度提供社会服务的社会组织上。我们从民政部提出社区服务直到现在发展到设置基层政权与社区建设司的轨迹来看,社区建设说到底是社区服务的发展,社区服务是社会建设最后的落脚点,就是做好群众工作。老百姓拥护政府,弄不清这么多大道理,谁把我服务好,谁把我的难题解决了,我就拥护谁。因此,老百姓最朴素的要求,应当成为我们社区这个最基层的自治组织的着眼点,也是社区工作队伍建设的着力点。所以说培育社会组织更要注意培育为老百姓提供直接服务的组织,为这些组织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更好的发展环境,这是我们社区工作和社区队伍建设应该考虑的重要问题。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