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招募1000_80 (3)

王思斌:加强制度和能力建设,促进社会工作有效参与社会治理

王思斌 2020-11-10 09:37   中国社会工作杂志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社会工作群体必须将专业理念和方法与我国的社会建设和社会治理实践更好地结合起来,既具有专业前瞻性又脚踏实地提供社会服务,用工作效果赢得政府和社会的更多承认。社会工作相关各方要在实践中总结经验,在建立符合我国实际需要的社会工作模式上认真探索,推动我国社会工作事业在“十四五”期间获得更加扎实和实质性的发展。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在“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部分指出,要“发挥群团组织和社会组织在社会治理中的作用,畅通和规范市场主体、新社会阶层、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等参与社会治理的途径”。这是党中央继十六届六中全会之后又一次在重要文件中强调要发展社会工作,也预示着我国的社会工作将会获得更好发展。

党中央在国家发展规划建议中对发展社会工作的重视,首先是对社会工作在扶贫济困、改善民生、参与社会治理和社会建设等方面所取得成绩的承认,同时也是对社会工作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现代化、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中发挥更大作用的期盼。我国的社会工作应该加强制度建设和能力建设,抓住机遇、乘势而上,更好地提供社会服务,满足人民群众特别是困难群体、脆弱群体的基本需要,有效地参与多种社会问题的治理,促进社会和谐与社会进步,为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和现代化建设作出更大贡献。

社会工作参与社会治理是多领域的。我国社会工作界在参与社区建设和社区治理,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老年人、残疾人和困境儿童服务,社区矫正与精神健康服务,重大灾害和公共事件应对及善后治理等方面都发挥了积极作用。这也彰显了社会工作的专业价值观、专业方法、专业精神在解决民生问题和参与社会治理方面的优势。但是我们也应看到,社会工作在不少方面发挥作用还不尽如人意,社会工作的发展还存在着一些短板,特别是在制度建设和社会工作群体的能力方面更加明显。“十四五”期间,必须抓紧社会工作制度建设和能力建设,拓展社会工作者参与社会治理的途径和空间,以使社会工作能更有效地服务困难群体和广大民众,服务社会,服务国家的现代化建设。

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从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的角度提出“建立健全以培养、评价、使用、激励为主要内容的政策措施和制度保障”。十多年来,我国在社会工作人才培养和评价方面成绩显著,相比之下,人才使用和激励方面的制度建设和实践明显滞后,这直接影响了社会工作参与社会治理的途径。一方面,2011年18部门出台的《关于加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的意见》和2012年19部门联合发布的《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中长期规划(2011-2020年)》未完全落实,一些部门在开发社会工作岗位、使用社会工作人才方面没太大作为,使得社会工作无缘参与那些领域的社会服务和社会治理。另一方面,即使在吸纳社会工作人才的部门和领域,社会工作人才真正发挥专业优势的空间也不足。社会工作职业化明显滞后,社会工作专业人才的职业前景不明显、稳定性还不高,并且在参与基层社会治理和提供专业服务中,自上而下的行政体制与社会工作专业体制的协同也存在着制度性和实践方面的问题。这些都直接影响了社会工作在参与社会治理中发挥积极作用。这些制度上的短板应该在“十四五”期间得到较好解决,政府在这方面负有更多责任。

在社会工作发挥优势参与社会治理方面,社会工作界自身能力不足的问题也不能忽视。30多年来,我国社会工作教育界和实务界在社会工作本土化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促进专业化与本土化相结合,但是专业社会工作者特别是一些年轻的社会工作者在参与社区治理和社会建设中的能力尚显不足。这表现于:一些年轻的社会工作者对我国比较行政化的公共服务、社会服务、社会体制认识不足,对贫困群体、脆弱群体的需求结构和相关政策的深入理解不够,艺术性、恰适性地将专业方法与本土实践相结合的能力还比较弱。这就使得,虽然社会工作者持有为贫弱群体解决问题的专业价值观,有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愿望,但是在实践中仍难以发挥更有效的作用。社会工作群体必须将专业理念和方法与我国的社会建设和社会治理实践更好地结合起来,既具有专业前瞻性又脚踏实地提供社会服务,用工作效果赢得政府和社会的更多承认。社会工作相关各方要在实践中总结经验,在建立符合我国实际需要的社会工作模式上认真探索,推动我国社会工作事业在“十四五”期间获得更加扎实和实质性的发展。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