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招募1000_80 (3)

徐道稳 | 深度职业化:我国社会工作发展的新阶段

徐道稳 2021-02-05 09:10   中国社会工作杂志 投搞 打印 收藏

0

2021年是我国“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也是《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中长期规划(2011—2020年)》到期后社会工作再出发的第一年,标志着我国社会工作发展进入深度职业化的新阶段。新阶段我国社会工作发展目标是什么、任务有哪些,需要社工界予以回答。此外,随着我国脱贫攻坚战的胜利,后脱贫时代对专业社会工作提出哪些新要求也值得研究。

2021年是我国“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也是《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中长期规划(2011—2020年)》到期后社会工作再出发的第一年,标志着我国社会工作发展进入深度职业化的新阶段。新阶段我国社会工作发展目标是什么、任务有哪些,需要社工界予以回答。此外,随着我国脱贫攻坚战的胜利,后脱贫时代对专业社会工作提出哪些新要求也值得研究。

所谓深度职业化是指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新形势下,社会工作在人才规模和质量、服务领域、服务范围、服务水平、服务效能等方面全面提升,以适应民生保障、社会治理和社会服务对社会工作的新要求。与前一阶段的职业化相比,社会工作深度职业化处于不同的发展环境,呈现出不同的特点。

首先是国际国内的发展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国际上经济复苏乏力,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抬头,国内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其次是国家的发展战略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央提出要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最后是政府对社会工作的认识和要求发生了很大变化。政府对社会工作的认识明显深化,从发展初期的专业化要求转向目前的效能化要求,从更强调社会工作与国际接轨转向更强调社会工作伦理、方法和技巧与中国的政治制度、经济体制和文化传统相适应。

基于上述变化,社会工作深度职业化必须立足于服务国家战略,培养精专人才,提供专业服务,为切实解决中国问题提供社会工作方案。

在新的发展条件下,社会工作深度职业化面临扩面、提质、增效三大任务。

扩面,即扩大社会工作服务覆盖面,包括扩大社会工作服务领域和服务地域。从全国范围看,社会工作服务已经扩展到民生保障、社会治理和社会服务的17个服务领域,服务领域覆盖面比较广,但服务地域覆盖面还有待扩展,许多三、四线城市和广大农村地区社会工作服务还是空白。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民政部在湖南长沙召开的加强乡镇(街道)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推进会要求在“十四五”末,实现乡镇(街道)都有社工站,村(社区)都有社会工作者提供服务。预计未来5年社会工作服务将在村(社区)逐步普及。

提质,即提高社会工作从业人员素质和社会工作专业服务水平。目前,我国社会工作从业人员素质与深度职业化的要求不相适应。虽然我国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已达149万人,但结构不合理。特别需要说明的是,社会工作专业人才不等于社会工作从业人员,实际上大部分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并没有实际从事社会工作,而社会工作从业人员中具有社会工作学历背景或通过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的比例并不高。基于此,建议主管部门在“十四五”期间更新职业化政策特别是薪酬激励政策和教育培训政策,引导优秀人才进入社会工作服务领域,提升社会工作专业服务水平,为社会工作深度职业化注入新的活力。

增效,即增强社会工作专业服务效能。无疑,社会工作在民生保障、社会治理和社会服务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与党和政府、人民群众的期待还有距离。据笔者观察,有的地方社会工作行业规模越来越大,资金投入越来越多,服务产出(个案、小组等)也越来越多,但是服务的社会效益和社会效果差强人意,出现“有增长无发展”的内卷化倾向。增强社会工作服务效能就是要改变GDP发展思维,扭转内卷化发展倾向,发挥社会工作在服务困难群众、解决社会问题、化解社会矛盾、降低社会风险、维护社会稳定、增进公平正义、促进社会和谐等方面的专业优势,通过专业服务增强人民群众的幸福感和获得感,增强党和政府的效能感。

(本专栏系列文章系深圳大学高水平大学二期建设项目“中国特色社会工作制度体系研究”的阶段性成果。作者系深圳大学法学院社会学系教授,深圳大学中国社会工作实务创新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工作学会副会长)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