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征集广告条幅

社会工作视角下的《我的前半生》

陈欢欢 2017-08-15 13:53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前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引起了无数话题。而站在社会工作视角上来看,有一种社会工作者开展个案辅导的既视感。简单来讲,就是案主全职太太罗子君陷入了婚姻危机,社工唐晶、贺涵接案介入,通过个案辅导,赋权增能,协助罗子君恢复正常社会功能,提升其处理困难的能力,促进自我发展。

前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引起了无数话题。而站在社会工作视角上来看,有一种社会工作者开展个案辅导的既视感。简单来讲,就是案主全职太太罗子君陷入了婚姻危机,社工唐晶、贺涵接案介入,通过个案辅导,赋权增能,协助罗子君恢复正常社会功能,提升其处理困难的能力,促进自我发展。

衣食无忧的案主罗子君丈夫出轨、摊牌离婚,案主惊慌失措,觉得自己长期依靠丈夫,缺乏社会生存能力,将来不知所从,更无力抚养孩子,也难以取得孩子的抚养权。这时社工唐晶、贺涵出现,首先进行危机介入,解决案主罗子君因突然遭遇婚变而引发的危机,改变她迷茫无助失望的状态,输入希望,利用罗子君本身的资源如她的妈妈提供支持,了解她自己对婚变的看法,帮助恢复自尊自信,培养自主能力,让她坦然接受面对事实。

接着社工唐晶运用人本治疗模式和增强权能理论,秉持真诚、温暖、尊重和接纳、同理等原则,充分给予案主罗子君归属和被包容的权利,聆听她的想法,尊重她作为全职太太和其他女性的一些差别。社工贺涵相信罗子君的潜在能力,并造造环境让她接近自己的真实需要,变成一个能挖掘发挥个人潜能的人。并通过一次次的个案治疗让罗子君自我概念凸显,不再认为自己仅仅是丈夫的一个附属品,一无是处,所有价值都是丈夫给予的,让案主对自己的看法有了一个新的提升。

在这个治疗过程中,案主开始主动去找工作,并且在争取孩子抚养权一事上,社工贺涵充分对案主赋权,帮助案主正视自我、相信自我,最终在法庭上案主通过她正确的对自己的知觉和评价、对自己与家人关系的知觉和评价以及对当前环境的知觉和评价深深打动了法官,最终取得了孩子的抚养权。

在工作方面,社工贺涵一直坚信案主是有能力的、是有价值的。社工的这种肯定也让案主游刃有余的清除社会环境中的各种障碍,如在鞋店工作时,面对阔太太同学的嘲笑、面对前夫夫妇的尴尬,案主都能充分发挥个人能力,圆满化解。而她的能力也在通过这种社会互动不断增强,每月都能取得销售冠军。

后来案主罗子君又辗转入职一家市场调研公司,这时候案主的自主性越来越强,已经完全获得了生活自信,不必依靠社工就已经可以独立面对问题。社工贺涵个案目标达成,按说可以结案了,但剧情却没有按照我们预定的社会工作实务流程来演,因为社工贺涵有太多个人感情的投入,不知不觉中把自己带进了案主生活里,所以我们看到在整个过程中,面对案主的问题,贺涵也无法做到中立和不批评。当然贺涵也并非是一个真的社工,只是扮演了一个类似社工的角色,但这也从侧面给了我们社工师一个提醒。

 (作者单位:郑州市馨家苑社区服务中心)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