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党在社工心中:走中国特色社会工作服务之路

毕海豹 2018-06-22 08:33   广州市红棉社会工作服务社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笔者是名中共党员的社工,毕业于2003年,属于中国较早的一批社工专业的高校毕业生,毕业时因为没有对口专业的工作机会,笔者走进了社区居委会的工作岗位,并曾借调在区政府组织部工作过一段时间,对中国的基层政府工作有了一定的认知。

原标题:党在社工心中:走中国特色社会工作服务之路的几点思考

笔者是名中共党员的社工,毕业于2003年,属于中国较早的一批社工专业的高校毕业生,毕业时因为没有对口专业的工作机会,笔者走进了社区居委会的工作岗位,并曾借调在区政府组织部工作过一段时间,对中国的基层政府工作有了一定的认知。在这样的背景下,笔者第二次密切接触“社会工作”的概念是在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做出《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其中指出“建设宏大的社会工作人才队伍”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迫切需要。随后,2010年4月,《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正式印发,《纲要》明确了要加快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必须重视和培养六类重点人才,社会工作人才位列其中。从此才知中国的社会工作开启了专业化发展的道路,广东省的社会工作更是雨后春笋般得在南粤大地上蓬勃发展。

笔者是在2011年加入到广州市社工行业中来,亲眼目睹了广州社工从蹒跚学路起步,到逐渐明确自己前进道路航向的渐变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也耳闻了一些社工过度抱怨工作行政化,过度强调服务专业化,吐槽待遇过低,服务迷茫困顿等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衍生,笔者认为是由于中国社工行业发展的速度太快,人员队伍参差不齐,缺乏一定的思想理论教育在先的原因。例如在2017年深圳大学所做的一项“社会工作者职业认同和离职倾向研究”中,提及深圳市参与到社工行业的工作人员85%的人为年龄在30岁以下的本科毕业生,这些社工基本上都是一毕业甚至没毕业就踏上了社工工作岗位,对党和政府有关社工行业在我国发展历史,国家的顶层设计思路和战略思想既缺乏理解,也缺少一定的基层工作经验来指引社会工作。

中国的社会工作在新中国成立以来起起落落经历过一段历史的消沉。我们国家从1949年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主要是实行计划经济为主的社会管理体制,社会工作服务由政府完全承担负责,没有独立成熟的社会工作模式,主要依靠工会、共青团、妇联、关工委等这些群团组织承担一部分社会工作的内容。随着我国社会的发展,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逐渐探索出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在不断改革开放,政府进行自我革命转变的基础上,中国实现了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社会演变。在转变的进程中,政府不断地调整自己肩负国家发展的职责和使命,面对转变发展阶段出现的复杂社会问题,以往的工会、妇联等群团组织的社会服务功能略显“尺有所短”,因此国家需要有专业的社会工作人员队伍来补充处理和化解社会发展进程中出现的各类复杂问题,所以才有了开篇提及的党中央和国务院制定的发展社会工作专业队伍的长远目标和战略政策。

这样一个关系国家朝着美好幸福的社会愿景发展的决策,与西方的社会工作发展演变历史是有一些区别的。西方的社会工作都是以社会的慈善和宗教的救济服务起端的,最初都是以缓解社会发展衍生的贫富差距问题为主,从民间自发形成,逐渐演变成政府重视的专业社会工作。并且在西方多数两党或多党执政的国家政体下,社会工作可以实现对在野党及拥护在野党群体在民生方面的权益诉求,通过社会工作的赋权增能等方式,让非执政党支持者可以得到各自的利益,同时也实现了第三方在多党轮流执政中对社会稳定的维护与监督。因此,西方国家的社会工作是从关心社会的弱势群体为出发点发展起来,在发展的过程中,很强调对个体的关注和支持,适合西方倡导个人主义的社会价值理念。而在我国,始终坚持的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民主协商机制,我们党和国家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从党的“不让任何一个人在小康路上掉队”的政府工作要求,就可以看出我们国家在社会发展的层面上还是要注重人民群众的整体发展。在这样的国情政体下,为实现社会和谐发展的战略要求,是需要专业的社会工作者秉持国家和党中央的发展战略观念一同前行,社工行业的发展愿景应该与国家的发展战略至少保持一致。

当前,国际形势风云突变,中美之间的贸易大战已经彰显在中国发展的道路上会遇到重重困难和阻碍。面对我们国家今天取得的世界瞩目的成绩,我们任何中国人都不能也不应该在党中央制定的奋斗目标前畏缩不前,一时的犹豫和迷茫,有可能就会影响国家的长远发展大计。

从回顾中国社会工作发展的历史脉络,笔者认为作为中国的社会工作者,应该不存在前行方向的迷茫和困惑。诚然,我们现在社会服务的知识理论体系是从西方的舶来品,但这些理论背后的信仰和价值追求应该有所区别。毕竟境外的社工经历了更长的发展历史,他们现阶段的知识和价值体系都是与其所在的国家和地区政体相关联的,在他们的国家和地区是适应他们社会发展阶段的需求,但是拿到中国大陆未必很适合我们的国情和社会阶段特点。所以在社工服务开展的过程中,我们还是需要从学习和理解党的群众路线与实事求是的理论开始,让我们能够与祖国的呼吸同步,真正为国家的和谐稳定发展贡献积极力量。

最后,面对广东地区社工行业渐浓的“行政化工作厌烦”和“过分强调专业性服务”的现象。笔者认为,我们还是要着眼我们国家的国情,认真地面对国家从政府全面负责社会工作过渡到由专业社会工作者队伍负责社会工作转变进程中的现实,需要如实面对传统的工会、妇联、共青团的等群团组织与社会工作服务行业有机结合发展,逐渐过渡发展,还未达到社会工作服务完全独立,从而取代传统的政府全面负责社会服务的阶段性情况。在这样的转变进程中,我们作为社会工作者也需要加强学习党的“不忘初心”的思想理论,需要将坚守和巩固我们社工价值与中国国情结合的理念;其次也需要我们做社工人的思想“改革开放”,接受中国社会工作从中国传统计划经济时代的政府全责承担向社会服务向本土专业化发展的特殊阶段事实,不能完全照搬或直接嵌进境外地区当前的社会工作模式及社会服务信仰观念,以免造成社会工作与我国当前社会变革的脱节,形成“水土不服”现象。另一方面,为什么在这样的历史转变进程中我们社工就一点“行政工作”都不能做呢?常言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如果社工连简单的行政性工作都不愿意去做或做不好,又怎么能做好社会的专业性服务?

避免社会工作轮回成传统的国家负责的社会服务工作中的“行政”性质的工作,是社工行业专家在推动中国社工发展初期的担忧,但是我们不能把这种担忧变成社工拒绝困难工作的“挡箭牌”。“社会工作”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概念,所涉及的事务很难简单的区分哪些是行政性的,哪些是非行政性的。作为社工人,我们需要做我们的“思想解放”工作,不能简单的把社工的工作完全理解成小组、个案、活动和探访上面。跳出或许要成为“地牢”的过度强调“三大”社工服务手法的错误认知。面对“社会工作”四个字,重新审视其历史和国情赋予的特殊意义,重新思考社会工作对我国的发展战略意义。在社会变革中因该尽社工的最大努力为先,不应先来区分对待工作的性质和内容。笔者相信只要“社工心中有党”,你会明白社会工作本身就是面对问题解决问题的专业人员,如果我们也有面临解决不了的“问题”是不是也值得我们重新思考自己的能力和价值追求方向呢?

    诚然,平心而论,中国的社工行业发展还是步履维艰,有很多问题和艰难险阻还需要我们通过外部环境改造和自我思想改造来完成。而在这些变革中,笔者认为同样是中国社会工作的革命,同样需要我们坚守探索走中国特色的社会工作之路,这样才能更好得让我们为国家的社会和谐发展助力,让我们伟大的中国复兴梦砥砺前行。 

参考资料:

1、徐道稳:《社会工作者职业认同和离职倾向研究》,《人文杂志》0447-662X(2017)06-0111-08

2、文军:《论社会工作理论研究范式及其发展趋势》,《江海学刊》2012年第4期

3、王思斌:《社会工作本土化之路》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版

 

 

作    者:毕海豹

单    位:广州市红棉社会工作服务社

联系方式:15602267618

邮    箱:463218723@qq.com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