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图怪兽_fcab56b00318d133e0f30571ddb0a0dd_73220

2020队长日记2.0:防控四大风险,心理社工担重任

2020-03-17 13:19   中华社工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以自己北京居住所在社区为样本,观察北京城市副中心一个普通社区(村)的防控工作,将个人体验、闭门思考和线上运作的点点滴滴,用“队长日记“的形式记录下来,也视为鲁甸“队长日记“的2.0版本,算是留下一个纪念。倘若形势如我们所料需要奔赴前线,我们已经做好准备,“队长日记“也将伴随我们的援助行动日日更新,希望以此记录和纪念这场全民抗疫战争。

2020.03.15,晴。返京隔离第六天。

昨天,中央指导组副组长、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在督导武汉市统筹推进抗疫工作和经济社会发展会议上强调,当前武汉保卫战已进入决战决胜最后阶段,既要全面打赢“抗疫歼灭战”,又要及早打响“经济发展战”,还要切实打好“风险化解战”,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维护社会大局稳定,重振武汉雄风,加快复兴大武汉(查看原文)。这不仅是讲给武汉听的,也是讲给全国听的。我们这个行业——心理健康领域社会工作,理应在即将打响的“风险化解战“当中担当重要的角色。

在阐述“风险化解战“部分,陈秘书长强调了防控化解“四大风险“:社会矛盾扩散升级的风险,经济纠纷集聚爆发的风险,心理创伤锐化、社会戾气积聚的风险,以及公共安全压力反弹的风险,从宏观上为“后疫情时期”的社会治理设定了目标。这四大风险的防控和化解,是各有侧重但又互相关联的,它向各级党委和政府提出了巨大的挑战:打仗是要人去打的,第一阶段的抗击疫情及社区防控,已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接下来的经济发展战和风险化解战,更是需要“全民皆兵“,医护人员在“打扫战场“了,各级干部和社区工作者呢?精疲力尽之下,尚能战否?第一阶段表现出色的社工机构和民间志愿者队伍,大战当前到底仍是“游击队”还是“正规军“?

今天的微信会议,着重讨论了上述“四大风险“中,“心理创伤锐化、社会戾气积聚的风险”的防控化解,因为这正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基于对目前形势的研判和委员会技术团队前期的工作成果,我们提出了“社会治理覆盖心理援助“的工作方向。

疫情初期,公益性的心理援助,并且绝大多数是线上的心理援助,给患者、隔离者、医护人员和一线社区工作者带去了心理调节、危机干预和情感支持。而到了目前阶段,除了逐渐出现的PTSD外,经济和就业等因素叠加,形成了复杂的立体的社会心态表现,一旦失控,抗击疫情的工作将前功尽弃。因此,特殊时期的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疫情版)建设应该被提到议事日程。

与紧急状态下的灾变心理援助不同的是,这个体系不但包含了传统的灾害心理援助,更重要的是把平时“四平八稳“建设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工作迅速在结构上、时间上做调整,并特别强调信息化和数字化的运用,形式上以县市为基本单位快速部署,用高科技武装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高效率实现中央精神的贯彻落实。这几天我们就要开始寻找第一批合作县市了。

作者信息: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重大自然灾害与突发事件社会工作支援服务队队长  林平光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