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logo微电影大赛banner

反向嵌入:深圳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的未来走向

徐选国 2017-07-13 12:02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在近日中山大学停招社会工作本科招生的决策发出以后,在整个社会工作领域产生了极为强烈的关注,质问校方缘何撤销、呼吁校方恢复招生等诉求成为主导性的声音,这或许是中国社会工作共同体内部对自身专业命运的一次集体关注和省觉。

在近日中山大学停招社会工作本科招生的决策发出以后,在整个社会工作领域产生了极为强烈的关注,质问校方缘何撤销、呼吁校方恢复招生等诉求成为主导性的声音,这或许是中国社会工作共同体内部对自身专业命运的一次集体关注和省觉。而类似中大暂停社会工作本科招生所可能引发的负面效应还有很多,在此以深圳“从天而降”的党群服务中心对之前所有社区服务中心的“置换”事件为例,浅析深圳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的未来走向。

2014年下半年开始,深圳市社区服务中心被要求加挂“党群服务中心”,至2016年5月开始,由社会工作作为主体覆盖全市的688个社区服务中心全部“置换”为社区党群服务中心。有人乐观地认为,这是社会工作跟着党走的重要契机,是社会工作发展的又一个“春天”。然而,目前来看,一年来的实际情况并未如愿,我们严重忽略了地方权力网络体系的强大反作用力。在深圳的实践中,组织部门借助社会工作已经搭建的社区组织体系,将党群职能植入到原先的社会工作主体。可以看出,社会工作处于制度化探索初期所出现的螺旋发展状态,它会因为非制度化因素而阻断社会工作自身的专业化进程。

可以说,社会工作发展初期为了获得生存空间而采取主动嵌入既有体制的策略是必要的,但是,在几年的实践过程中,社会工作在形式上看似嵌入了原有服务体制,但在实际上,社会工作只是表面上与街居权力关系接触,未能深度嵌入社区治理网络体系之中。在此过程中,二者存在的张力未能得以消除,它们就像弹簧两端一样,在某些因素诱发下,弹簧另一端的主体(地方权力体系)会反过来对社会工作形成反作用力,它会将社会工作反弹出局,可能造成对社会工作嵌入过程的阻断,形成一种反向嵌入机制。

深圳党群服务中心对社区服务中心的“置换”仍然有诸多不明之处,未来,在深圳社区党群服务中心体制下社会工作的发展走向也因此出现多重迷思。在强制性制度变迁推动下形成的社会工作职业体系,多大程度上能够根植于社会之深厚土壤?多大程度上能够契合社会大众之需求?多大程度上能够作为特定专业分工体系的一部分而不被取代?多大程度上会因为其强有力的合法性基础和制度化根基而难以被取代?……这些问题似乎已被当下现实所证实,然而,作为社会工作共同体,在社会工作之社会保护功能日益被消解的情况下,我们还能为社会工作做些什么?还能为社会做些什么?同时,我们要问,社会工作的“社会”含义是什么?“社会的”社会工作何以可能?社会,何以可能?

  • 关键字
  • 社工
  • 责编:安旭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