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招募1000_80 (3)

浅谈社区党建引领多元共治机制之所见------社区治理创新微思

董晓惠 2021-01-22 09:17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本文从社区目前治理面临的困境为切入点,阐述了社区党建引领多元共治机制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以社区工作者的视角,从社区党建引领和多元共治机制构建角度提出了几点建设性思考。实现党建引航自治和服务,树立支部为自治功能模块,多元主体共治社区的机制。

社区是社会的最基本细胞,是政府联系群众的神经末梢!【1】正如习近平所说:“基层是一切工作的落脚点,社会治理的重心必须落实到城乡社区。社区服务和管理能力强了,社会治理的基础就实了。”【2】

随着社会改革的深入及行政化和一体化治理向市场化和多元化的纵深,单位人向社区人的转化,社区治理能力和治理体制创新提上意识日程。尤其是2020年新冠疫情公共卫生事件的发生,更给社区人提出了深刻的思考:社区怎么治?才可百姓安!社区如何建?才可社会融!社区怎么管?才可保障享!“如何发挥社区党建引领,推进社区多元共治?”成为社区刻不容缓需要研究探讨的重要课题。

一、社区治理困境的现实

(一)社区工作现状

社区以党委为领导核心,社区居委会和社区服务站为社区提供便民服务。承接政府交办的任务和行政性事务,是基层政府街道的延伸。社区工作服务内容粗线条揽括党委、党务、民政、残疾人管理、城管、文教卫计、宣传等。每个社区工作者除了各自分管职能,还有所包网格楼宇,由于人员不足有包一个楼的,也有两个楼或是三个楼的。如果政府有集中任务,比如:人口普查、经济普查、垃圾分类守桶行动、重要敏感日维稳、防尘防汛、爱国卫生清洁日、疫情防控、卡口值守、隔离人员管控、核酸检测陪同、迎检等等都要全员出动。除此以外,还要应对需要上报的各种台帐、报表、检查、评比、各部门各类调查统计,以及政府各职能单位下派其他任务。党群、居委和服务站融合成一体没有具体界定,就像是水和泥按比例混合在一起成为泥浆!生动形象地体现了“上有千条线,下有一根针”“社区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的现状!

(二)社区开展日常工作和活动资金及社区工作者的工资均来自国家财政拔款及下拔办公经费和各类活动创建经费,只有少量社区有少量其他资金来源。绝大部分社区没有多元资金来源,缺乏自身经营能力。无法完成信息化建制和形成稳定的专业素质的人才加入社区工作的本土化和职业化建构!

(三)居民认同感不强、归属感不高,参与意识淡薄

社区忙于下派的行政事务的工作现状致使居民认为社区是基层政府,居民与社区的日常利益关联程度难以体现,对社区的认同感不强,归属感不高,参与社区治理的主人翁意识淡薄,甚至理所当然认为自已就应该是政府服务的目标对象,无需自身投入参与和建设。如果有服务缺位只是做为看客一味指责社区如何不到位,没有认识到自己才是治理社区的主体。缺少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监督意识。

(三)社区驻区单位、小微、两新组织和在职党员、团员虽响应政府号召回到社区报到参与社区建设但由于关联度缺失没有动力源;社区也缺少整合资源共驻共建共治意识和紧迫感,使得双方都疲惫不堪,没有从根本上利用专业和场域优势为社区建设起到推波助澜的功效!

(四)区域化基层党建引领机制不够健全,社区居委会的自治功能和社区服务站的公共服务功能界定不够明晰,导致居委会和服务站功能不明,社区工作者疲命于行政职能,无暇找到专业服务定位。虽然到2020年社区应有半数拿到了助理社工师和社工师的职业资格认证,由于疲命下派行政任务,没有以本土和专业的角度参与社区治理的机会。有少数社区引入社工机构,但由于社工需要了解和走访需要时间成本,资金链及不及社区工作者对社区居民悉数家珍等问题,无法有效满足居民日益增长的服务需求!

(五)社区社会组织发展不足,参与社区治理积极性不高。社区参与活动的兴趣小组和文艺组织对社区治理参与不够,无法在社区治理中彰显作用。

破解当下迷局,笔者认为,只有坚持以社区党建引领,多元共治机制建构,以问题需求为导向,进行思想、作风、目标、方法和典型为底蕴,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体制”,深度对接孵化的社区社会组织,推动社区党居站运行模式和角色改变,融入社工专业团建。在党组织引领下,发动辖区各方力量和居民做为参与主体,才能达到社区治理从而达到社会治理之功效!

二、社区党建引领,多元共治机制建构

社区党建引领多元共治机制是指在社区治理中,强化党的领导,把党的政治建设放在首位,充分发挥党组织的领导核心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通过搭建治理平台,完善民主决策机制,形成呼应居民诉求的治理导向,推动利益相关的多元主体通过民主协商的方式对社区公共事务进行有效治理。

(一)社区党建引领

党建引领被广泛应用于各个领域。首先,让我们一起探讨一下什么是党建引领。举个例子:有一艘船,船上有鱼、虾、蟹等各类不同的海鲜产品,船上划桨人,启航开船。船是党建工作,不同的海产品是不同的类的工作,船上划桨人是行驶职能的部门,引领就是启航开船!换句话说,党建工作是载体,具体工作是客体,职能部门是驾驶员,方向就是引领!客体和驾驶员都是在载体的承载下,开向前方!没有载体的承载,何谈客体的占位和驾驶员的操作?有了承载没有方向动力前进,也就失去了存大的价值和意义了。

社区党建引领---社区党建工作就是那艘船,社区居民是不同类别的海产品,船上划桨人是社区不同的职能部门,启航开船就是社区的有效运行是党建引领。

1、社区党建引领的领航

社区党建如何发挥引领作用,统筹推进社区多元主体共治,对于完善十九大提出的“党委领导、政府主导、社会协同、公众参与、依法保障的社会治理体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同时,也是当前基层党建迫切需要研究的重要课题。

(1)以社区党建为引领,实行社区自治与服务两条机制

社区党委以社区党建为平台,统领社区党务、社区居委会和服务站三套社区工作人员。以党建引领为抓手,思想、作风、素质、目标、方法和典型引领为导向,实现居委会孵化多元社会组织,服务站以响应各项便民服务的共建、共治和共享的社区创新格局。

以社区党委为核心和统领,党员先锋为触角,建立建全机制格局,居委会以自治为引领,以职能分类为线条引领社区各种治理孵化组织直至居民志愿团队,通过政府项目购买平台或融合社会力量或引入多元服务项目吸纳资金,引领社区共建共治。服务站以街道为圆心以服务大厅智能化联网便民服务为平台,便捷为民服务机制。确实实现自治共治居民全员参与与专业办事服务两条线,条块清晰,自治共享和服务自助两条腿跑赢社区治理新格局。

① 社区党建引领,居委会自治平台构建

以社区居委会功能划分社区共建与协调委员会、社区安全与民调委员会、社区公共事业发展委员会、社区社会福利委员会、社区民情民意委员会和社区公共环境委员会为抓手,社区党委以社区党员、退休党员、在职党员和驻区单位党员为核心组建六大委员会的职能共建共治领导核心,也是小区治理的“主心骨”“明白人”按照党员自愿选择这六大共治小组,换句话说,打破按常规楼宇划分党支部,而是根据社区治理需要按功能组建党支部,让党员依据自己的专业技能和岗位特长及意愿进入不同共治党支部做为党建引领共治先锋,统领社区孵化的功能性社会共治自治组织。这样,社区的每个自治组织都纳入党建引领多元共治的功能模块中,社区居民参与社区自治组织也以功能模块的构建找到自已是社区哪方面的管事人,当家人。同时,社区哪个条块有不足,就可以专门哪个模块负责。比如,社区环境脏、乱、差,那社区党委就以社区公共环境共治委员会下的共治小组这条链直至所带自治队伍责任方找原因,促整改。因为每个共治小组就是一个党委领导下的一个党支部,这个党支部是多元构成带领社区自治组织在行驶治理功能的。这样社区无论是自下而上还是自上而下的治理工作,党建引领和党支部建设都有党员先锋引领,使党建引领真真正正在社区治理的每个角落发挥实质性作用,党员不只是在课桌前学习,更重要的是以学习成果真正运用到如何在社区治理的功能发挥上亮真剑,无论是退休还是在职的党员在社区社会治理中都能有发挥作用的舞台,不仅思想不褪色,为人民服务的行动永远不会退休!战争时期所说的把支部建在连上,这就是新时代的发展时期把支部建在社会治理的最小单位社区居民中间,做到精准发力,精准施策,精准治理!

②社区党建引领,服务功能智能化集约化,服务目标精准化

以街道党委为圆心,整合街道社区服务大厅,就近片区集约施划,比如说一个街道有四个片区,十六个社区,那就就近施划成四个服务办事大厅,把街道的社保大厅功能下移,现在每个社区基本是四个服务站工作人员,但干的活是和居委会捆绑起来,分不出是居委会还是服务站,原因就是自治不明,服务不清。四个服务大厅按目前四个社区整合后,一个服务站就有16名服务站工作人员,加之街道社保大厅功能下沉后人员下沉,那么一个服务大厅基本上在人员重组后有20名左右工作人员。进行联网智能化改造,实现各方数据共享。由街道党委主导,运用多元化治理模式,由政府、辖区单位、辖区企业共同出资,倾力打造以街道为中心的便民智能服务大厅。比如一个居民想办理居住证明,在服务大厅的智能终端输入姓名和居民身份证号,那么该居民户籍地和实际居住地信息直接反弹在窗口里,直接打印输出。提高了办事效率和准确度,也无需再找楼门长或邻居调查。当然这来自管理的精准和实时。经过2020年疫情过后,几乎每个社区都安装了智能测温门禁,在居民获取进入小区自家大门钥匙时,已把相关信息职入系统,这些都会对接到服务大厅智能终端机上。这样既解决了居民办事难的难题,也优化了办事效率和准确性,更节约了人员成本。有人不免会问那有居民申请最低生活保障等民生服务怎么办?也是一样的,在服务大厅智能终端上录入该居民的姓名和身份证号,该居民的所有家庭成员信息,工作单位及月收入,健康状况及家庭固定财产等信息都会呈现出来,无需再让居民签承诺书,因为关于这个居民家庭所有数据都已然呈现,我们工作人员直接整合材料提交,对符合条件的3日办妥是妥妥的!不用让居民跑断腿累坏嘴,更无需在评议会上陈述让他泪目的痛苦经历。当然,所有这些无论是来自社保的还是医院的还是工作单位的数据来源方必须是实时动态更新的。我国网络化建设已多年,国家治理现化代和网络连接的无纸化迫切需求,整合数据源的速率工作也日益提上意识日程。这次疫情突袭,既给我们点亮红灯,也让我们网络整合和捕捉信息的功能比如健康宝的运用为我们智能化管理带来了红利,更给我们国家的治理带来了更多亟待解决的思考。让数据更加精准,服务更为便捷成为可能和必然!

(2)强化社区党建引领,以问题为导向,压实责任,抓出成效。

强化社区党建引领,要把引领体现在攻坚突破上,以居民最迫切解决的问题为导向,牵住责任制主线,压实政治责任、主体责任和协同责任,推动社区以党委为中心,党支部为抓手,党员守责、负责、尽责为根本,确保社区党建引领社区共治共建抓实、抓好和抓出成效。以2020年12345热线12333等关乎民生保障居家服务的热线整合,排出社区这一年来居民反应最强烈的10个问题,以问题、目标、结果为导向,把社区党建工作着力点放在居民迫切解决突出矛盾和问题上,盯紧盯牢重点问题,切实增强发现问题隐患的敏锐度,健全社区治理的长效机制,把社区治理问题整改提升到党建质量上去。切实把社区党建建设成关乎百姓安全感、幸福感和获得感的坚强战斗堡垒,打造好国家治理现代化的精准细胞!

2、多元共治机制建构

社区是社会治理的基本细胞,社会治理的重心必须落到社区。2019年1月,中央政法工作会议提出要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体制,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构建全民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3】特别是2020年11月3日,《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0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建议》提出:发挥群团组织和社会组织在社会治理中的作用,畅通和规范城市主体、新社会阶层、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等参与社会治理的途径。【4】这为社区治理指明了发展方向,社区多元共治机制的构建成为社区治理的共同呼声!

随着城镇化与老龄化的加剧,单位人向社区人的转化,社区公共问题矛盾日益凸显:城市社区的公共空间的挤占、基础配套设施的滞后、老旧小区物业的缺位、维修基金短缺、装修垃圾与无主垃圾乱放乱堆、老旧小区的停车管理、居民公共参与意识淡薄、社区养老及日间照料的需求等等,这为当下的社区多元共治应社会治理需要而产生。

社区多元共治是以社区党组织为核心、居民自治组织为主导、社会组织为支撑、专业社工为骨干、社区党员为先锋、社区精英为主将、驻区单位齐参与;以居民需求为导向,以项目为媒介,以整合资源为手段,联动社会各界共助力的常态共治机制!从而使“建立现代化社区治理体系”和“构建社区良性社会生态”成为可能。

(一)构建多元共治机制

(1)健全党建多元治理目标和理念共识领导机制

党建引领是夯实党的执政基础,具化为思想引导、价值引领和行动引领。【5】将党建工作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整合多元治理主体的不同目标和行动理念,实现带动居民参与社区事务的多元治理格局共识。

社区治理的目标应该是“居民为本”“社区为本”,多元治理主体应将治理目标建立在对居民需求和社区公共问题研判基础上的综合考量,通过多元主体、多元平台和多元机制的合力推动社区发展,提升社区意识,增进居民福祉,对居民“增权赋能”,提升居民的参与力和自治力。

社区治理应倡导“助人自助”的价值理念,避免资源与需求的错配,最大限度地弥补政府资源的不足。社区居民和社区资源本身就是社区治理的重要构成部分,通过挖掘社区居民自身潜能,赋能增权,帮助居民提高自身能力,从而实现“自助”,激发居民参与服务的价值理念。

(2)以社区党建为载体,以项目为基础,搭建共治核心机制

社区应以党委为核心,推选出各楼宇退休党员、在职党员、楼长、驻区单位领导、社区有专业技能的居民或社会组织专长骨干组建社区党委领导下的社区共治委员会,引领社区以问题为导向,以项目为基础,对社区进行精准治理。

通过以楼宇为单位建立微信群、社区居民大群或以社区自治功能(民调纠纷、安全维稳等)群或在楼宇安装建议征集箱,营造“建设家园,有妙计;创建家园,有我参”的调研和常态化治理方案征集,由共治委员会以票数多少排序,精准治理问题与解决方案,社区公示无异议后将相应治理问题授权社区自治功能党支部组织,以党支部为抓手,以专业功能责任为依托,以项目申请和创投引进资金,待治理完成后,居民评议,对治理成功的案例颁发社区建设专家奖或社区贡献高参达人奖。这样不仅使社区党建深入到社区自治的末稍神经,提升了党委引领支部,支部引领党员,党员引领群众,纵横覆盖带动居民最大化参与治理的主人翁意识;更激发了社区自上到下全员参与社区治理,增强政府主导,党建引领,社会协同,居民自助的共治机制的形成!

(3)以项目为依托,孵化打造专业化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机制

社会组织是综合性的治理主体,它能有效带动社区居民参与社区治理,也能以服务项目为依托有效整合社会或社区资源。推行服务购买和公共服务社会化,有利于营建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的空间。公共服务的项目化运作也有利于社会组织发挥其载体和平台功能,带动和整合其它社会主体参与社区治理。

通过社区党建引领孵化各类以党员为先锋的社区社会专业技能组织。聚合养生爱好者组建社区健康宣传队;聚合社区文艺人才组建文化宣传队;聚合刚退休空闲在家的居民参加邻里访问团;聚合退休教师和专业技能人员组建护生上学放学团;聚合街道退休法律专业人士组建邻里纠纷专业调解团;聚合有各种修理技能的居民组建家居维修队,通过社区党建平台申请专项项目资金、公益创投和部分居民自筹等方式融资共筹社会组织专用资金池,引领社区意识形态、便民服务、老旧小区改造等问题,让社区事有人管,困有所帮、物有所修的社区守望相助模式。

(4)平衡驻区商户利益,实现服务治理双赢,激发参与社区治理议事机制

最大化发挥驻区商户经济利益,平衡好利益诉求,找到共同的交集,整合驻区商户资源最大化为社区服务,社区也为他们最大化的盈利创造条件,激发驻区商户参与社区治理的热情。2020年疫情期间驻区商户都有给社区送温暖活动,那是因为有了休戚与共的关联。社区党委把握好这个钥匙链,深化社区党建引领共治的造血机能。比如,可以通过驻区单位下班后停车位空闲解决社区部分居民停车问题;可以利用驻区单位专业特色组织辖区青少年实践基地等等;发挥党建联建优势,在社区平台为驻区商户专设特色服务展示区,扩大其在本小区宣传推广力度,为其创造最大化利润创造条件,也可与社区居民结对子帮抶。比如:社区如果有冢政服务中心商户,社区可申请专项养老项目,把助洁、助浴、就医陪护等以点单形式让家政承接,这样让周边商户发挥自身特色优势助推社区服务;社区也可组建自治组织对老旧小区停车收取一定的费用,再把所收费用拿出一部分做为奖励,回馈给交费的居民到辖区的洗车房购买洗车服务。接洽整合驻区企业商户,为灵活就业和在劳动年龄段无业居民建群实时推送招聘信息,追踪式点单服务,请专业的人来社区进行专门技能培训,为其专业上岗实行点对点定向委托打包服务。不仅让社区居民享受到优势便捷的服务,更搭建起了驻区商户与社区的关联链。再请具有代表性、影响力、有能量的驻区商户参与到社区治理议事,他们的责任感、归属感就会更强。那么构建社区党建引领、多元主体参与、平等理性意愿表达、适当权益妥协、议事制度保障的对话格局就会形成。

(5)以项目为依托,打造社区专业化人才和志愿服务引领机制

2020年2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特别提出要“发挥社会工作的专业优势,支持广大社工、义工和志愿者开展心理疏导、情绪支持、保障支持等服务”。【6】这是党和国家对社会工作参与国家重大突发事件的充分肯定,也是对疫情防控中社会工作继续发挥专业优势的期望。可见,广大社会工作者在疫情防控中不仅要有为,而且更要在专业服务上有作为。

社区党委依托政府甄选优秀的社工机构进驻社区,以项目为依托,引进社会力量创投,引领社区现持有助理或社工师职业资格的社区工作者探索符合我国国情的专业化助人自助的社会治理路径。项目覆盖儿童青少年、老年、妇女、残障、学校、医务、司法、社区等社会工作,对接社区不同人群,培育社区不同功能的志愿服务队和义工。联系所在街道内的高校或中小学,以社区在职党员为先锋,组建社区关爱残疾人志愿服务队、上门送学志愿队、邻里探访志愿队、心理疏解义工等等,在专业社工团队带领下,对社区不同需求进行专业化功能服务,整合资源,共治共建,成果共享,让在社区照顾、由社区照顾和对社区照顾成为可能,开拓切合我国实际国情的社工本土化职业化社区治理创新机制。

(6)新媒体宣传引领机制

新媒体在社区治理中应用日渐广泛,现在社区的宣传通知媒介仍多以社区宣传栏显示屏为阵地,这就无形中局限了社区不同年龄段居民对社区民生保障和大事小情的关注度。特别是社区的中间力量由于社区宣传方式单一,上班的错峰,就放空了社区最具有专业技能和思想的生力军!出现社区参与自治人员老龄化现象普遍,整体文化水平不高,缺乏自信,参与议事决策的能力不足!2020年疫情的发生,很多社区为了广泛宣传纷纷让小喇叭广播回旋于社区的街堂里弄,原因就在于此。现在除了社区公众号、微信群是联系社区居民的载体,抖音成为又一大宣传媒介,社区可以借助其强大的用户量和不同年龄的观看率为载体,把政府政策方针、社区活动和建设治理通过这个强大的媒介传播出去,也可以把重要的民生保障、治理帮扶、社区自治项目等以社区之声、腾讯会议等等新媒体方式让社区各年龄段的居民参与进来,尤其是要调动“反对派”的声音,让他们充分表达,提出问题、有了诉求不是终点,建设性意见、参与制定行动方案,聚焦问题解决,培育居民自治意识和能力才是最终的目的。把握和利用好新媒体技术对接整合服务功能与原有功能,使技术真正为人所用,融入到社区生活之中,传播社区的良好精神风貌。

(7)多元主体共治双向约束,信息公开机制

创建多元主体沟通协商机制与平台,倡导制度化沟通协商,完善多元主体沟通协商议事规则,设计合理便利的沟通协商流程,清晰界定沟通协商事项范围,搭建多元主体间沟通的组织、网络平台等,实现信息的及时推送、共享和应用,实现便利和透明协商。建立健全法治多元共治和双向约束及监督机制,做到治理信息实时公开,让多元的治理主体同时受到多元客体的监督。

(8)完善政策倡导表达机制,建立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联系社区制度。

社区工作者通过系列需求评估和基层服务,结合多元共治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经验做法、机制协调通过党代表、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联系社区,向政策制度部门反映居民的真实需求,使政策制定更加人性化、科学化,为社区治理现代化的深入扫清屏障。

(二)当前社区多元共治面临的难题

虽然社区多元共治是社会共同的呼声,社区也在积极的探索,但要形成长效机制,仍面临的许多的障碍。

(1)社区治理组织功能协调和机制还需顶层设计明确

社区党建引领多元共制下,社区居委会和服务站职能分离,各司其职,需要组织架构的协调,社区居委会的去行政化,服务信息化等共建共享,涉及人社、民政、综治、公安、司法、住建、卫计等多部门联动,这是社区治理现代化机制的壁垒。依靠国家顶层设计,才能确以实现。

(2)社区社会组织承接项目和自治能力严重不足

虽然认识到社区社会组织在社会治理过程中的重要作用,但培育和健全社区社会组织的能力和土壤不足,社会组织承接社区治理能力欠缺,社区对打造孵化强有力的社区社会组织认识不够,不肯赋能增权。社会组织只靠政府项目供血生存,缺少主动造血功能。

(3)社区党建引领社区多元治理主体的意识培养、关系理顺、职责分工、共治机制的民主与集中还需明晰和探讨。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2018年11月6日至7日在上海考察时的讲话.

[2] 习近平.2014年3月5日在参加全国两会上海代表团审议时的讲话.

[3] 习近平.2019年1月15日至16日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4] 习近平.2020年11月3日,在《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

和二0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

[5] 聂苗.社区治理新格局中“党建引领”的内涵与路径分析[j].广西青年干部学院学报,2017.4.

[6]习近平2020年2月23日在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讲话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