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中国社会工作要实现顺利转型,必须回到波兰尼的“大转型”及其“嵌入”理论,以社区为实践平台,找回其“社会为本”的原初专业精神,恢复其“社会自我保护机制”的专业本质。 [详情]
乘势而上 力促社会工作大发展
新春伊始,万象更新,全国两会的召开举国瞩目。对社会工作而言,本次两会具有非凡的意义。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发展专业社会工作”。“社会工作”一词第一次写进政府工作报告...
两会关注:加大投入 让社工人才引得来留得住
社工是社会工作的专业人才,他们运用专业的知识和技能,帮扶处于困境中的社会人员,以弥补政府公共服务的不足。近年来,国内一些大城市社工服务机构不断涌现,社会工作者也开始引起公众关注。
社工讲坛——贺立平教授畅谈访美归来新思考
12月27日,由广东省民政厅主办、广东省社会工作师联合会承办、华南农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协办的2014年第三期岭南社工大讲坛在华南农业大学如期举行。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贺立平副教授受邀做客2014年第三期(总...
为社工点赞—《政府掏钱买 社工仍喊穷》有感
《政府掏钱买买买,社工仍喊穷穷穷》一文在社工界引起轩然大波,拿到报纸的一刻我心里却是出乎意料地暗喜,请先不要因此而判断我为社工界的“坏分子”,而是作为该报十余年的忠实读者,我第一次见到有如此大的版面是...
从马斯洛需要层次论看社工的流失
又是年底,社工离职的狂欢季。社工为何流失?薪酬待遇,职业地位,还是其他?社工擅长理论分析,不过对社工离职进行理论分析的报道貌似不多,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或许能解开一些迷惑。
反思与批判:社会工作的应有之义
所谓的社工原则“不批判”、“价值中立”,是指我们社工在提供服务和面对服务对象时,社工不以自己的情绪和主观意见去影响服务对象,这是必然的。但面对不合理的社会结构和社会政策,这种社会结构和社会政策给服务对...
业内交流:市场化 社会工作的另一种可能
转眼,又是年终,社工的集体吐槽期,社工的跳槽狂欢季。各大媒体纷纷报道社工发展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年复一年,这些问题,始终存在,应如何解决?靠政府提高购买经费,还是社工的自我奉献?或许,社会工作市场化,才...
冯山 | 社工机构:你其实一无所有
在以当前政府购买社工服务实践为基础的社会工作行业发展形势下,社工机构其实是很脆弱的,用“一无所有”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冯山 | 刨根问底:政府购买的是社工还是服务
当前的政府购买社工服务的政策和实践操作,是存在一定的伤害的,无论是对行业还是社工机构,甚至社工从业者,都有一种“撕裂感”,这种撕裂感如果无法弥合或者消除,就会最终危及行业的长远发展。
冯山 | 剥离与重组:社区服务中心狂想曲
既然行政工作事务不可缺失,那就将社区服务中心的运营权与服务权相剥离,改变目前社区服务中心整体打包进行招投标的情况,将社区服务中心运作管理收归社区工作站(居委会),然后专门只针对该社区的服务进行招标。
赵万林:抽烟的社会学含义
本文为投稿。文章内容与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与网站无关。
赵万林:有家无乡——家乡意义的消解
遭受着现代化冲击的乡村似乎已经开始慢慢地淡褪了原来守望相助的关系色彩,而在“经济理性下乡”和“劳动伦理变迁”的浪潮下变得摇摇欲坠。淳朴的乡村由此涂上了一层理性的灰色,家乡一词被解构成了家与乡两个独立的...
社会工作服务有形化之策略
从事社会工作的人都有一个普遍性苦恼,那就是不知道怎么去介绍宣传专业的社会工作服务,特别是在当今社会大众对社会工作整体认知度普遍较低的阶段,这个问题显得愈发突出和急迫。
欧发伟:洗一洗灵魂之澡
应该到哪里去洗一场真正的灵魂、信仰之澡呢?答案很简单:到人民中间去,到群众需要的地方去,到虽然贫穷但充满了人性温暖的底层大众中去。
提高社工薪酬待遇的六条途径
任何一个行业,留住本行业高端核心人才的途径,无非有三种:事业留人、感情留人、薪酬留人。我想表达的是,以“助人自助”为核心价值观的社会工作作为一个公认的朝阳事业和新兴职业,从来不缺乏以“事业”或“感情”...
曾论社工:创建“贴身服务”的园区党建社工品牌
按照园区服务“零距离”的理念,针对园区企业的特点,从高科技企业的长远性、全局性、互动性和国际性影响出发,党建社工积极创建“贴身服务”为特点的党建社工品牌。
曾论社工:创建社工品牌战略、策略与基础工作
借鉴企业的品牌效应,打造社工的“服务品牌”,是一项富有开创性的全新工作。
曾论社工:重建社工事业发展指标体系
目前,我国的社会工作事业发展指标主要靠咨询人次、个案数、小组活动数、社区活动场次反映社工工作成果。这些数据体系存在“外行看不懂、内行看不清”的状况,难以清晰、直观地反应社工活动的实际情况,亟待重建统计...
曾论社工:“智慧社工”大数据平台的基本框架
本文探讨组建“智慧社工”大数据工作平台,平台由5个子系统构成,以机器智能促进人脑智能,减少社工文书工作量,降低政府监管难度。
曾论社工:重建社工事业发展指标体系
目前,我国的社会工作事业发展指标主要靠咨询人次、个案数、小组活动数、社区活动场次反映社工工作成果。这些数据体系存在“外行看不懂、内行看不清”的状况,难以清晰、直观地反应社工活动的实际情况,亟待重建统...